2017/9/17• 2017文鮮明總裁聖和五周年&祝福典禮報導
2017/7/14• 7月29日「反毒護家園運動」教育宣講與師資培訓課程
2016/12/2• 第二屆鮮鶴和平獎獲獎者公布
2016/7/29• Peace Road 2016報導
2016/4/21• 庫比女士「全球性革命」演說(上)
2016/3/1• 主題演講: 從國際女性領袖的崛起 談女性在和平發展中的角色
2016/2/5• 靈界的退休金
2016/1/5• 靈的病菌

 

 站內文章搜尋:

 

 

 

 

 

往尼尼微城去吧

2010/6/6  呂學智教會長
淡水教會_主日禮拜

 【訓讀聖言】在韓國建立亞伯型UN,並完成天一國之神王國(真父親/2010.5.9 美國拉斯維加斯)

我們正生活在一個巨大轉換的歷史性時代。這是一個偉大革命的時代,要改變歷史,統一靈界與地上界,創建神自太初就一直渴望的天國理想。我們再也不能延緩或拖延祂願望的實現。我已宣告2013年1月13日將是奠基日(Foundation Day),那天將是天一國的實體出發與原點,然而,所剩的時間不到三年。

因此,現在是全人類要謙卑遵循天法的時代,一個不可迴避的時代已經臨到我們身上,在這僅剩的三年時間,我們必須百分之百完全地投入自己,並以自己的生死來承諾,要在萬王之王與神實體代身的真父母指導下,在地上推動攝理。靈界中所有的善靈都開始總動員了,並且已先你們一步跑在前面。

女士先生們,從太初開始,神就投入完全、毫無保留的精誠在人類身上,而自墮落的那一刻起,始祖就陷入並消失在黑暗之中,成為撒但血統的一部份。各位可曾想過,神為此經歷了多少痛苦?各位是否曾有一絲絲的感受?已忍受了數萬年劇痛與無盡悲傷的天父,祂骨頭流淚、肌肉插箭,仍必須經歷漫長黑暗的死蔭幽谷,以蕩減人類的墮落,為的就是要拯救自己所失喪的孩子。各位已經歷多少日夜流淚的日子,渴望去安慰天上的父?

【引言】

《主禱文》 我們在天上的父,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,願祢的國降臨,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我們日用的飲食,今日賜給我們,免我們的債,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,不叫我們遇見試探,救我們脫離兇惡,因為國度、權柄、榮耀,全是祢的,直到永遠。阿們!

【約拿與尼尼微城】

約拿是西元前第八世紀的人物,是古代的一位先知。上帝要他去尼尼微城譴責居民的罪行,他不肯應命,卻反其道而行,逃往他施(西班牙)去。上帝使海起狂風,幾乎把船擊沉。船上的人抽籤得知是約拿使神發怒,所以約拿要人把他拋到大海,海面隨即恢復平靜。

上帝讓約拿被大魚吞下。他在魚腹中待了三天三夜,他向上帝悔改禱告,約拿禱告的哀歌既肉麻又很感人,上帝便讓大魚將約拿吐回陸上。約拿得了新生,內心深受感動,毅然前往尼尼微城,告訴居民若不悔改,上帝將在四十天之後滅掉這城。城裡的人聽後,舉國上下都披麻禁食,痛改前非。

上帝就轉意後悔,不發烈怒,使他們不致於滅亡。 這件事卻讓約拿大大不悅,他就禱告耶和華說,我早就知道祢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,他們一旦後悔,祢就不降所說的災。那我不就白走這一遭了嗎?!所以,我當然往相反的方向去。現在祢饒恕了他們,公理何在?!氣死我了!祢乾脆取走我的命好了!約拿心有未甘的搬到城東,搭帳蓬而居,要看看這城的下場如何。

上帝為了讓約拿學會憐憫,讓約拿住的地方長出一棵蓖麻樹為他遮蔭。約拿心裡涼快了,就從大大不悅轉為大大喜樂。然而,第二天,上帝又使樹被蟲咬死,熾熱的太陽曬昏了約拿的頭,約拿既替那樹感到惋惜,但是又與上帝生氣,他就求死說:「我死了比活著還好!」神對約拿說:「你因這棵蓖麻發怒合乎理麼?」他說:「我發怒以至於死,都合乎理!」。

上帝向約拿解釋他自私的動機:「有樹,你就涼快;沒有樹,你就不能遮蔭。你看重這樹的生死,難道上帝不看重人的生與死嗎?」上帝還特別強調,這城裡不能作出任何選擇的孩子們有十二萬多人。神寧可給尼尼微城機會,也不願意就這樣毀滅這城。這個深具義涵的結語勢必給約拿當頭棒喝。

【你的尼尼微城是甚麼?】

初讀約拿的故事,認為約拿身為先知,卻怠忽職守;明知神的召令,膽敢背身而去;缺乏憐憫,還毫無愧色地辯解。我們不明白神為何堅持要這樣的人去傳達他的信息。然而隨著時間過去,逐漸能認同約拿的心境。

因為類似「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!」的挑戰,在自己與他人的相處中一再出現,而各位,你的尼尼微城在哪裡?那又是甚麼? 碰到壓榨下屬利益的上司,不同心合作卻愛居功的同事,枉顧學生課業重擔的教授,藐視師尊無心向學的學生,稍不順遂就暴怒的配偶,屢勸不改依舊任性頂撞的兒女,挑隙尋錯的親家,往來傳舌的鄰舍……。

應該愛而無法愛的人,應該接受而無法接受的使命,應該去面對的事卻一再逃避,也許這些,就是你的尼尼微城! 然而,在這些負面、對立的人際關係裡,神的話語卻清晰臨到:「你們要彼此相愛,像我愛你們一樣,這就是我的命令。」這命令簡直像是要我們全力擁抱一叢最堅硬的荊棘,於是我們自然本能地跳起來,轉身逃開。

我們不願正視自己缺乏愛心與耐心,反而湧發出自義性的怨懟,「因對方的不是,才引發我的不滿。挪去這個人,換個環境,我一定能勝任你的託付。」神啊!只要不用去「尼尼微」,任憑哪裡,我都聽你使喚。於是我們也有了那種如約拿想到「他施」去重新立灶安營的打算。

神喚出暴風、疾雨,安排一條大魚把約拿吞入了腹中,於是約拿順服了。但我們呢?同樣也是因被困在不見大光的幽暗裡,才開始學習從心底向神呼求。然而,因為外在環境的催逼而有的屈從,並不等於內在全然的信服。

所以當外面的使命在執行時,裡面的自我,依舊與神的主權抗爭著,任憑張狂的墮落性在血液中自以為是的奔流,傲慢的自我依舊以王者自居,主宰了自己的肉體、言語和行為。

可怕! 神栽種了一棵蓖麻樹,為約拿遮蔭擋陽,又讓它短時間內枯死。約拿因炎熱更加憤慨。「你有權利發怒嗎?」神溫和地問約拿。「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理。」約拿理直氣壯地回答。「這蓖麻不是你栽種的,也不是你培養的;一夜發生,一夜乾死,你尚且愛惜;何況這尼尼微大城,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萬多人,並有許多牲畜;我豈能不愛惜呢?」神極其耐心地解釋著。

約拿,應該無語了! 【神不再栽上蓖麻,反立起十字架】 神得在我們生活中栽上多少棵蓖麻樹,與我們進行多次對話後,我們才能驚覺,其實我們不想進入的「尼尼微」,並非外在的人事環境,乃是我們內在的生命——那裡潛 藏著諸般的惡:無法致善的自傲,無法成義的自責,無法居卑的自滿,無法顯愛的自私……這根深蒂固的惡性,悍立在生命裡,比外在的惡行更難剔除。

約拿的反應是合理的:「這樣惡貫滿盈的尼尼微,怎能免於受懲呢?」外面的障蔽被取走了,公義的大光繼續照射著,我們習慣了遮掩的靈魂,被曝炙得發昏──我真是苦啊!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体呢?可是,神沒有再栽上蓖麻。 他在我們面前立起一個十字架。那掛在上面,受盡鞭撻、凌辱的人子,正在吐出這句話:「父啊!赦免他們;因為他們所做的,他們不曉得。」 ──神使那無罪的,替我們成為罪,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。 ──神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,使我們藉著他得生,神愛我們的心,在此就顯明了。

 十字寶架的清影成了人永遠的遮蔽,各各他山上耶穌的順服,成了人得新生命的起點。 神愛惜的,豈只是那些不能分辨左右手的人?他不也疼憐我們這些自以為能分辨左右手,卻無法正確使用它們的人嗎?這就是神與真父母的心情,忍受了數萬年劇痛與無盡悲傷的天父,祂骨頭流淚、肌肉插箭,仍必須經歷漫長黑暗的死蔭幽谷,以蕩減人類的墮落,為的就是要拯救自己所失喪的孩子。

【最大的愛乃是寬恕敵人】

日本岡山教會有一位婦人T氏,常田牧師所講的就是發生在T氏身上的真人真事。

她是一個寡婦,只生了名作太郎的獨生子。太郎生來傑出優秀,T氏萬般疼愛地將他養大,卻被送到戰場。還好戰爭結束後,太郎平安地回來了,T氏歡天喜地前去迎接,卻發現孩子得了肺病。於是太郎進了肺結核的療養院,經年累月在那裡養病。

在那之後也不知過了多久,好不容易太郎的身體漸漸好轉,已經好到足以搬到外頭,自行炊煮過生活了,也就是可以搬到不屬於療養院、位於院外的獨立小房子。他告知母親,自己將於六月三十日出院,七月七號那天就會回到家。T氏高興極了,煮了紅豆飯滿心期待地等著。 但是不管等了多久,太郎就是不回來。T氏於是親自前往療養院,卻發現兒子已經在獨居的小屋裡被殺了。

那個時候她所受的打擊簡直不是筆墨能形容的。在戰爭與漫長的療養生活期間,她一再忍耐,好不容易煮了紅豆飯,正在殷殷期盼,兒子卻在最後一刻被殺。她覺得自己絕對不可能饒恕那個殺人飯,而兇手正是太郎在院裡的室友。 T氏的苦難就此開始。她照樣祈禱,但是不管怎麼祈禱,有一句話就是說不出口。

有一段耶穌教導我們的祈禱文「主禱文」,其中的「爾免我債,如我亦免負我債者」這一句,她實在講不出來。那句禱詞是說︰「我願意寬恕曾經得罪我的人。神啊,因此請祢也寬恕我」。 我們人生來帶著原罪,因此本該天天向上帝乞求寬恕,然而在那樣的情況下,就非得閉口不行。

說不出「我願意寬恕他的罪」,也說不出「我寬恕他,因此也請祢寬恕我」。萬般掙扎的結果叫她甚至想要放棄信仰,但卻又無法真正捨棄基督信仰。T氏每天沈浸在無可言喻的痛苦中,終於有一天,她下定決心先做了一段願意寬恕的祈禱,然後打開信紙,開始寫下「我原諒你」這四個字。

那句原本以為自己絕對寫不出來的話,從她的口中出來了,也從她的筆尖出來了。那個瞬間,她感覺到似乎有股強大的力量在身後支撐著她,在那之後,她便能毫無阻礙地繼續往下寫了。 在人類的種種行為中,我認為最不容易最到的莫過於原諒殺了自己孩子的人。要說「我恨他」、「我恨他」並不困難,但是T氏卻親自到獄中,與兇手會面,並開始籌錢讓他得到緩刑。

後來兇手領洗,並假釋出獄。出獄的那一天,他首先到了T氏的家。T氏將對方迎接進屋,並讓他在家住了一晚。一個年歲已大的老婦人,竟然能夠做到與殺了兒子的犯人在同一個屋簷下,如同親生母子般過夜的地步。促成這件看來不可能之事的,就是主耶穌基督,叫我深深體會上帝的愛與力量之偉大。

 **** 最大寬恕乃是耶穌所說,「愛自己的敵人」。「免我們的債,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。」意思是「求祢饒恕我們之罪,如我們饒恕得罪我們的人。」

編號類別主題時間點閱
114教會會員屬靈的陀螺儀2017/3/1472
113教會會員"萬有原力"之有感2017/2/22464
112教會會員科學、科學家,是神的最佳見證人! 2016/6/211595
111心靈寶庫庫比女士「全球性革命」演說(下)2016/4/211582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...